新华网 > > 正文

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木吉边防连官兵戍边记事

2019年08月31日 14:31:43 来源: 新华社

    新华社乌鲁木齐8月31日电 题:驻守“蚊子王国”——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木吉边防连官兵戍边记事

    刘小红、张庆良

    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木吉边防连,驻守在素有“中国西极第一乡”之称的阿克陶县木吉乡。从团部出发,汽车颠簸行驶200多公里后,傍晚时分,记者来到连队。

    一下车,耳边就传来一片嗡嗡声,记者已经被数不清的蚊子“包围”,不到一分钟,就被多只蚊子叮咬。

    正在连队蹲点的营长罗文正连忙把记者拉进房间。“木吉边防连最大的特点是蚊子肆虐,有‘蚊子王国’之称。”罗文正说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记者和官兵们围坐一起,采访他们的戍边故事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蚊子有‘三不’:数不清、赶不跑、灭不尽。”木吉边防连指导员李建阳说,“连队周围是数平方公里的沼泽湿地,因此蚊子肆虐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走出楼门,就有一群蚊子扑过来。”四级军士长赵加强说。这话不假,记者发现这个连队执勤哨兵“与众不同”:全身裹得严严实实,头上还戴了防蚊面罩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官兵们每天户外训练,都有密密麻麻的蚊子“陪伴”。训练结束,浑身都是蚊子叮咬的肿包,奇痒难忍。

    “不只是人,军犬也难以幸免。被蚊子叮咬难受,军犬常常急得在地上刨坑打滚。”官兵们说。

    连队防蚊有“三宝”:防蚊服、驱蚊灯、清凉油。

    木吉的蚊子个头大,“穿透力”也强,官兵们穿着防蚊服,从头到脚“全副武装”。营房里都装有驱蚊灯,放置粘蚊贴,房间里清凉油味是整个夏天的陪伴。可即便如此,被蚊子叮咬也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一次潜伏训练,下士马亮在草地上一趴就是几个小时,中途大风刮跑了他的防蚊面罩,虽然蚊子叮咬,但是马亮仍然坚持按规定时间完成训练。“被蚊子叮咬的滋味虽然难受,但这也是一种考验。”马亮说。

    在“蚊子王国”戍边,官兵们有“苦”也有“乐”。

    “边防的苦不能逃避,我们学会了在苦中寻找乐趣。”李建阳说。巡逻归程,官兵们在雪山上滑雪。冬天,结冰的湖面上,官兵们用篮球打“保龄球”。业余时间,官兵们和牧民弹唱舞蹈,演绎军民“一家亲”的鱼水情。

    “团里给连队配备了桌球、乒乓球,建了标准篮球场。还有棋牌室,国际象棋、中国象棋、军棋、跳棋、扑克牌一应俱全,连队娱乐活动很丰富。”官兵们说。

    连队营房一楼大厅有一面“心愿墙”。官兵们把自己的心愿写在卡片上,贴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好想看看家乡的大海。”来自广州的下士刘永彬,入伍快3年没回过家。从小在海边长大,来到只能看到雪山戈壁的帕米尔高原,想家的他写了这样的心愿卡。班长王凯看到后,和几个战友利用休息时间,在温室大棚的墙上画了一幅“海景图”。

    戍边岁月里,边防官兵们还有别样的乐趣。

    “初来连队,我就懵了。”来自洞庭湖畔的上等兵胡强说,“当时,驻地只有1棵树!”正因为自然条件艰苦,树难种活,官兵们把种活树当作最大的乐趣。

    不断失败中,连队官兵总结出树种不活的原因。地下水位太高——树容易烂根,土地盐碱化严重——树不长个,气温寒冷且昼夜温差大——种活的树易“夭折”。

    他们摸索出解决办法。在一年中最暖和的时候种易成活的柳树,树坑里深埋60多厘米厚的羊粪、砂土,树根部堆土高出地面40多厘米,冬天给树干裹上毯子……通过种植、补种,现在,连队营区已有90多棵柳树成活。

    “随着各级对边远艰苦地区部队的关心关怀,官兵守防条件发生了实实在在的变化。条件好了,官兵扎根高原、卫国戍边的热情更高了。”团政委沈新明说。

【纠错】 [责任编辑: 张骄瀛 ]

相关稿件

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461210263196
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